香港赛马会广西会员料|香港赛马会必中二波

標題    全文    標題或全文  |   精確查詢    模糊查詢
標題:
全文:
期刊名稱:
全部
作者:
作者單位:
關鍵詞:
期刊年份:
全部
期號:
學科分類:
全部
刑事訴訟法修改與刑事檢察工作的新發展
屬性標簽
陳國慶
《國家檢察官學院學報》2019年1期
刑事訴訟法修改與刑事檢察工作的新發展
陳國慶
摘要:2018年10月26日通過的《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是對中國特色刑事訴訟制度的一次重大完善。本次修改主要涉及的調整人民檢察院偵查職權、完善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等內容,均與檢察機關刑事檢察工作密切相關。檢察機關應當把握發展機遇,積極推動修改后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各項制度在刑事檢察工作中落實落地。
關鍵詞:刑訴法修改 監察 缺席審判 認罪認罰 速裁程序
中圖分類號:D915.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9428(2019)01-0016-24
  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這次刑事訴訟法修改,充分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及時總結固定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反腐敗追贓追逃、深化司法體制改革等重大改革成果,回應司法實踐中需要迫切解決的問題,是對中國特色刑事訴訟制度的一次重大完善。這次刑事訴訟法修改主要涉及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完善與監察法的銜接機制,調整人民檢察院偵查職權;二是建立刑事缺席審判制度;三是完善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增加速裁程序。無論哪方面內容,均與檢察機關刑事檢察工作息息相關,給刑事檢察工作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在新的形勢下,落實好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的新規定、新制度,不斷完善刑事檢察權,推動刑事檢察工作深入發展,是檢察機關面臨的重大課題。
一、檢察機關偵查權的調整和運用
  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第19條第二款規定:“人民檢察院在對訴訟活動實行法律監督中發現的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對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重大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的時候,經省級以上人民檢察院決定,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這為檢察機關部分罪名自行偵查權和機動偵查權的行使提供了法律依據。
(一)檢察機關偵查權的性質與意義
  從刑事訴訟法的條文表述看,檢察機關自行偵查的范圍應當是“在對訴訟活動實行法律監督中”發現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這包含兩層意思:一方面表明賦予檢察機關部分職務犯罪偵查權是為了更好地行使法律監督、訴訟監督權,另一方面也表明這一權力具有訴訟監督的性質。雖然職務犯罪偵查職能總體上劃轉給監察機關,但檢察機關作為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這一憲法定位并未改變,《憲法》第134條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是國家的法律監督機關”。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檢察機關法律監督的主要任務是對訴訟活動進行監督,包括刑事訴訟監督、民事訴訟監督和行政訴訟監督,而訴訟監督的方式包括兩類:一類是較為剛性的方式,此類方式以抗訴為代表,可以強制性啟動訴訟程序。另一類是相對柔性的方式,對訴訟中的違法行為和錯誤決定提出糾正意見,具體包括發出檢察建議、糾正違法等。后一類方式,檢察機關的監督主要是提出意見或者建議,監督對象是否糾正、如何糾正,由其自行決定,這就使得此類監督常因剛性不足而效果不好。以往因檢察機關具有職務犯罪偵查權,無論是抗訴還是檢察建議、糾正違法,在監督效果上尚能夠得到保障。隨著職務犯罪偵查權的劃轉,檢察機關訴訟監督的效果難免會受到削弱。
  監督與被監督存在著天然的矛盾張力,故賦予監督者一定的剛性手段是保證法律規定的監督能夠實現其目的的應有之義。保留檢察機關部分職務犯罪的偵查權是目前最為可行的選擇,也是最為契合法律監督屬性的恰當選擇。檢察機關重建四十年來的歷史經驗充分表明,糾正違法行為和錯誤決定與偵查職務犯罪這二者相輔相成,不可或缺:通過糾正違法行為和錯誤決定,可以發現一些職務犯罪線索;通過偵查職務犯罪,可以促進糾正意見或者建議的落實。〔1〕修改后刑事訴訟法保留檢察機關對部分職務犯罪的偵查權,是對檢察機關法律監督這一憲法定位的強化,也適應了實踐需要。其意義主要體現在:
  1. 強化了檢察機關法律監督特別是訴訟監督職能。如前述,檢察機關的諸多監督手段或多或少存在剛性不足的問題,有了職務犯罪偵查權作為后盾,訴訟監督的效果也就有了更為有力的保障。通過部分職務犯罪偵查權的行使,檢察機關將更好地履行訴訟監督職能,監督訴訟活動依法進行,保障國家法律統一正確實施。
  2. 提升了反腐敗整體效能。從修改后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機關對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實施偵查的罪名特點看,檢察機關在發現此類職務犯罪的線索方面具有天然的優勢,特別是對監管場所等特殊場合發生的監管人員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線索,檢察機關具有明顯的職能便利。由檢察機關在發現此類犯罪線索后實施偵查,有利于提升此類案件查處的效率,是對監察機關職務犯罪全覆蓋的很好的配合和補充,有利于提升反腐敗的整體效能。
(二)檢察機關偵查權的范疇和程序規范
  明確權力的范疇和程序規范是正確行使檢察機關偵查權的前提和基礎。對檢察機關來說,可以實施偵查的罪名、管轄、分工以及與監察機關調查案件的銜接是當前應當把握的重點。
  1. 罪名特點。從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看,檢察機關偵查的職務犯罪主要有三個特點:一是犯罪主體限于司法工作人員。根據《刑法》第94條規定,司法工作人員,是指有偵查、檢察、審判、監管職責的工作人員。具體包括四類人員:(1)有偵查職責的人員,包括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檢察機關、軍隊保衛部門、監獄等部門中負責對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為進行偵查的人員;(2)有檢察職責的人員,是指檢察機關負責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出庭支持公訴、訴訟監督、公益訴訟等工作的人員;(3)有審判職責的人員,是指人民法院負責審判工作的人員;(4)有監管職責的人員,包括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以及監獄中負責監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的人員。二是犯罪行為限于發生在司法活動中,這是對犯罪行為方式的限定,即有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三是發現途徑限定在檢察機關在對訴訟活動進行監督過程之中。
  2. 具體罪名。具體包括14個罪名:非法拘禁罪(《刑法》第238條)(非司法工作人員除外);非法搜查罪(《刑法》第245條)(非司法工作人員除外);刑訊逼供罪(《刑法》第247條);暴力取證罪(《刑法》第247條);虐待被監管人罪(《刑法》第248條);濫用職權罪(《刑法》第397條)(非司法工作人員濫用職權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情形除外);玩忽職守罪(《刑法》第397條)(非司法工作人員玩忽職守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情形除外);徇私枉法罪(《刑法》第399條第一款);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刑法》第399條第二款);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刑法》第399條第三款);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刑法》第399條第三款);私放在押人員罪(《刑法》第400條第一款);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刑法》第400條第二款);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刑法》第401條)。
  3. 管轄和分工。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司法工作人員相關職務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對上述14個罪名的管轄,由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基層人民檢察院發現犯罪線索的,應當報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決定立案偵查。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也可以將案件交由基層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或者由基層人民檢察院協助偵查。最高人民檢察院、省級人民檢察院發現犯罪線索的,可以自行決定立案偵查,也可以將案件線索交由指定的省級人民檢察院、設區的市級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之所以規定由市級院管轄,主要是基于三點考慮:一是辦案質量,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管轄便于辦案資源優化配置,更有利于確保案件偵查工作質量;二是案件數量,總體上檢察院立案偵查司法工作人員相關職務犯罪案件的數量不大,從前幾年的平均案件量來說,全國也就1000件左右,完全可以勝任;三是排除阻力,在刑事訴訟中,偵查機關、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互相制約,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可以排除可能發生的干擾。
  至于檢察機關內部的職能分工,根據規定,由人民檢察院負責刑事檢察工作的專門部門負責偵查。負責刑事檢察工作的專門部門可以指派專門辦案組辦理此類案件。上級檢察院偵查終結的案件,經該院負責審查起訴的部門審查后,可以交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需要指定其他基層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應當與同級人民法院協商指定管轄事宜;依法應當由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件,由市級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4. 與監察委的管轄銜接。檢察機關可以偵查的職務犯罪案件,僅是司法工作人員職務犯罪的一部分,更是整個職務犯罪中的一部分,包括司法工作人員在內的所有公職人員仍然都在國家監察機關的統一監督之下。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的表述也是“可以由檢察機關立案偵查”,這意味著對這部分罪名,監察機關也可以進行調查。對此,檢察機關應當按照刑事訴訟法和監察法的規定,處理好與監察機關調查案件的關系。檢察機關立案偵查修改后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犯罪時,發現犯罪嫌疑人同時涉嫌監察委員會管轄的職務犯罪線索的,應當及時與同級監察委員會溝通,一般應當由監察委員會為主調查,人民檢察院予以協助。經溝通,認為全案由監察委員會管轄更為適宜的,人民檢察院應當撤銷案件,將案件和相應職務犯罪線索一并移送監察委員會;認為由監察委員會和人民檢察院分別管轄更為適宜的,人民檢察院應當將監察委員會管轄的相應職務犯罪線索移送監察委員會,對依法由人民檢察院管轄的犯罪案件繼續偵查。人民檢察院應當及時將溝通情況報告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溝通期間,人民檢察院不得停止對案件的偵查。監察委員會和人民檢察院分別管轄的案件,調查(偵查)終結前,人民檢察院應當就移送審查起訴有關事宜與監察委員會加強溝通,協調一致,由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全案審查起訴。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本規定所列犯罪時,發現犯罪嫌疑人同時涉嫌公安機關管轄的犯罪線索的,依照現行有關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辦理。
  5. 其他程序性規范。原來自偵工作中的一些程序規范,有的被廢止,有的則予以保留。比如由于管轄上提至市級院,對直接受理立案偵查案件決定立案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備案,逮捕犯罪嫌疑人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審查決定的規定即不再適用。但檢察機關擬作撤銷案件、不起訴決定的,仍然上提一級,即應當報上一級人民檢察院審查批準。關于逮捕,負責刑事檢察工作的專門部門辦理法律規定的犯罪案件時,認為需要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應當由相應的刑事檢察部門審查,報檢察長或者檢察委員會決定,也即負責偵查和負責逮捕的部門應當分設。另外,原有的人民監督員制度予以保留,即人民檢察院辦理本規定所列犯罪案件,應當依法接受人民監督員的監督。
(三)機動偵查權的運用
  修改后刑事訴訟法保留了檢察機關的機動偵查權。根據法律規定,人民檢察院對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重大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的時候,報省級以上人民檢察院決定。省級以上人民檢察院認為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的,由人民檢察院直接立案偵查;認為應當由公安機關管轄的,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具體應當注意把握以下幾點:
  1. 機動偵查權的對象。檢察機關機動偵查權的對象是“公安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重大犯罪案件。行使機動偵查權是檢察機關立案監督工作的一種具體方式。刑事立案監督是指人民檢察院對刑事立案主體的立案活動是否合法所進行的法律監督。作為人民檢察院的一項重要職能,它和偵查監督、刑事審判監督、刑罰執行監督、民事
  訴訟監督、行政訴訟監督等一起,構成了我國檢察機關訴訟法律監督職能的基本體系。刑事立案監督的主體是人民檢察院,監督的對象是刑事立案主體。監察機關不是刑事立案主體,監察機關的立案調查程序也不屬于刑事立案程序。因此,檢察機關機動偵查權的對象只能是“公安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重大犯罪案件,不包括“監察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重大犯罪案件。
  2. 機動偵查權的適用情形。機動偵查權只能針對個別案件。刑事訴訟法關于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案件各自管轄范圍的規定,是刑事訴訟中三機關管轄分工的基本原則,機動偵查則是例外情形。因此,檢察機關行使機動偵查權,只能針對個別案件,而且是公安機關不立案或者不便立案的個別案件,否則就違反了刑訴法關于偵查的管轄分工,違反了公檢法三機關分工負責、互相制約的原則。實踐中,人民檢察院行使機動偵查權主要有以下情況:一是公安機關對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其他重大犯罪案件有案不立、有罪不究,經人民檢察院通知立案仍未依法追究的案件;二是公安機關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其他重大犯罪案件以罰代刑,降格處理,經人民檢察院督促后仍不糾正的案件;三是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對于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認識不一致,而人民檢察院認為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四是對案件管轄發生爭議,而有管轄權的公安機關拒不偵查或者長期拖延不予立案偵查的案件;五是因為案件具有某種特殊情況,從維護司法公信力出發,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更為適宜的案件。例如,公安機關工作人員與地方黑惡勢力勾結,利用職權作掩護實施走私、販毒等刑事犯罪或者充當“保護傘”的案件。
二、監察委員會調查與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銜接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是強化黨和國家自我監督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戰略舉措。2018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規定了國家監察委員會和地方各級監察委員會的性質、地位、職能等。《監察法》規定,監察委員會對涉嫌貪污賄賂、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權力尋租、利益輸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費國家資財等職務違法和職務犯罪進行調查。2018年4月,國家監察委員會和高檢院聯合制定下發了《國家監察委員會與最高人民檢察院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工作銜接辦法》。2018年10月26日,《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對人民檢察院的偵查職權作出相應的調整,完善了監察與刑事訴訟的銜接機制。
  關于公職人員職務犯罪案件的辦理,檢察機關主要負責對犯罪嫌疑人采取強制措施、審查起訴、提起公訴和出庭支持公訴等工作。現主要就監察委員會調查與檢察機關刑事追訴銜接中的問題進行介紹。
(一)檢察機關提前介入調查工作
  實踐中,監察委員會辦理的重大、疑難、復雜案件在進入審理階段后,可以書面商請檢察機關派員介入。
  在各地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實踐中,遇到不少新問題。一是介入案件范圍有待明確。從公訴力量和必要性考慮,介入案件比例過高或過低,都不利于充分發揮提前介入機制的作用。二是提前介入時間需要明確。明確提前介入時間,是防止出現介入工作隨意性的重要保證。介入時間過早或者過晚,都會影響介入工作實際效果。三是工作方式方法也需要明確。如果采取不合理方式提前介入,可能會出現檢察人員參與監察委員會調查活動、介入工作效果無法保障等問題。四是反饋方式需要加以規范。目前各地做法不一,有的以院名義反饋,有的以檢察官名義反饋。反饋方式不統一,直接影響到提前介入工作的嚴肅性和實效性。
  關于職務犯罪案件提前介入工作,重點說明以下幾個問題:
  1. 提前介入的主要任務。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調查工作的主要任務是對證據收集、事實認定、法律適用、案件管轄等提出意見和建議,對是否需要采取強制措施進行審查,配合、規范、制約調查取證工作,完善案件證據體系,確保準確適用法律,提高職務犯罪案件辦理質量和效率。
  2. 提前介入的主體。檢察機關在收到提前介入書面通知后,應當及時指派檢察官帶隊介入,并成立工作小組。人民檢察院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工作,經檢察長批準由檢察官或檢察官帶隊成立辦案組介入。同時,考慮基于審級問題,案件公訴承辦單位一般都在地市以下,高檢院和省級院對等介入同級監委辦理的案件,都會涉及由下級檢察院具體承辦的實際情況。為此,上級人民檢察院可指導承辦案件的檢察院派員介入,也可以與承辦案件的檢察院共同派員介入。
  3. 提前介入的案件范圍。監察委員會認為案件重大、疑難、復雜,在進入審理階段后,可以書面商請檢察機關派員介入。實踐中關于各級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調查案件的范圍,要注意三點:一是介入前提,檢察機關提前介入職務犯罪案件,一般需要以監察委員會“書面商請”為前提;二是介入時間,一般是案件進入審理階段后再提前介入,但不排除個別案件可以在調查階段介入;三是介入范圍,對于監察委員會辦理的在本地有重大影響的案件,或者在事實認定、證據采信以及法律適用等方面存在重大分歧的疑難、復雜案件等情況可以提前介入。
  4. 提前介入的方式方法。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可以采取以下工作方式:(1)聽取監察委員會關于案件事實和證據情況的介紹;(2)查閱案件法律文書和證據材料;(3)調看訊問被調查人、詢問證人同步錄音錄像;(4)其他必要的工作方式。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辦理職務犯罪案件,應當就以下問題提出意見和建議:(1)對調查部門已經獲取的證據材料進行分析,提出進一步補充、固定、完善證據的具體建議,全面客觀地收集證明被調查人有罪、罪重以及無罪、罪輕的證據;(2)對案件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問題,提出意見和建議;(3)對發現的非法證據,提出依法排除或者重新收集的意見,對瑕疵證據提出完善補正的意見;(4)對案件管轄提出意見和建議;(5)對是否需要采取強制措施以及采取何種強制措施進行審查;(6)對法律文書是否齊全、卷宗材料是否齊備等提出意見和建議;(7)對其他需要解決的法律問題提出意見和建議。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監察委員會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工作,一般應集中時間進行。工作小組應當在15日內審核案件材料,對證據標準、事實認定、案件定性及法律適用提出書面意見,對是否需要采取強制措施進行審查。提前介入的檢察官或辦案組不得參與監察委員會案件調查活動。
  5. 提前介入意見的反饋。提前介入的檢察官應當詳細記錄案件情況和工作情況。形成介入調查的書面意見后,以檢察官或辦案組名義反饋監察委員會,并及時向本院檢察長報告。對特別重大、疑難、復雜的案件,經檢察長批準后反饋監察委員會。書面意見應當包括提前介入工作的基本情況、案件事實、定性意見、完善證據意見,以及需要研究和說明的問題等內容。
  6. 提前介入與審查起訴工作的銜接。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檢察機關一般應將案件交由提前介入調查的檢察官辦理,確因工作需要的,也可另行安排辦案人員。審查起訴檢察官要根據監察委正式移送案件材料,嚴格依法審查案件,不得以提前介入意見代替審查起訴意見。需要注意的是,提前介入工作一方面是做好審查起訴工作、確保案件質量效率的基礎,另一方面也是和審查起訴不能相互替代的兩個不同階段,必須防止以提前介入意見代替審查起訴意見的情況出現。
(二)檢察機關受理和指定管轄
  對于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后移送起訴的案件,檢察機關要做好相關工作,依法受理案件。監察委員會向檢察機關移送案件,要將《起訴意見書》、被調查人、全部案卷材料、涉案款物等,一并移送檢察機關。案件移送前,應當按程序報批后作出黨紀處分、政務處分決定,需要終止人大代表資格的,應當提請有關機關終止人大代表資格。
  對于監察委員會移送的案件,檢察機關案件管理部門接收案卷材料后,應當立即審查下列內容:(1)案卷材料齊備、規范,符合有關規定的要求;(2)移送的款項或者物品與移送清單相符;(3)被調查人在案情況。案件管理部門審查后認為具備受理條件的,應當及時進行登記,并立即將案卷材料移送刑事檢察部門辦理;認為不具備受理條件的,應當商監察委員會相關部門補送材料。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對于監察委員會移送的案件,檢察機關不需要另行立案,以受理移送審查起訴作為案件進入刑事訴訟的起點。
  實踐中,對于監察委員會調查和移送的職務犯罪案件,指定異地起訴、審判的情況較多。監察委員會調查的職務犯罪案件需要在異地起訴、審判的,一般應當在移送起訴20日前,協商同級人民檢察院商請同級人民法院辦理指定管轄事宜,并由該檢察院向監察委員會通報。指定異地管轄,應當綜合考慮當地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看守所等的辦案力量、辦案場所以及交通等因素決定。對于一人犯數罪、共同犯罪、多個犯罪嫌疑人實施的犯罪相互關聯,并案處理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實和訴訟進行的,可以并案指定由同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上級人民檢察院收到監察委員會移交的案卷材料后,一般應當在拘留期限內(最長14天內)將案卷材料交由被指定的檢察機關辦理,并及時辦理換押手續、移交涉案贓款贓物等。
(三)留置和刑事強制措施的銜接
  修改后刑訴法第170條第二款規定:“對于監察機關移送起訴的已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留置措施自動解除。人民檢察院應當在拘留后的十日以內作出是否逮捕、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的決定。特殊情況下,決定的時間可以延長一日至四日。人民檢察院決定采取強制措施的期限不計入審查起訴期限”。需要注意的是:
  一是關于檢察機關決定和采取強制措施的時間問題。對于監察委移交的案件,原刑訴法沒有關于檢察機關決定采取強制措施的時間的規定。對被調查人采取留置措施的,監察委員會應當在正式移送起訴10日前書面通知檢察機關移送事宜,也就是借用調查期限給檢察機關預留采取強制措施的時間。修改后刑訴法生效后,這一問題可以得到解決,檢察機關在受理監察委移交的案件后,可以利用最長14天的拘留期限,決定采取何種強制措施。
  二是關于采取強制措施種類的問題。對于監察委移交的案件,檢察機關刑事檢察部門經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立即決定采取逮捕或者取保候審、監視居住強制措施,并與監察委員會調查部門辦理交接手續。被指定的檢察機關受理案件后,應當重新作出強制措施決定。修改后刑訴法的規定,較好地解決了留置措施和刑事訴訟強制措施的銜接問題,即對于監察委員會移送起訴的已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檢察機關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拘留后,留置措施自動解除。檢察機關在拘留后再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決定采取強制措施的種類,即采取逮捕、取保候審還是監視居住。被指定的檢察機關可以沿用上級檢察院采取的強制措施,變更換押等手續即可,無需重復采取強制措施。
  三是關于指定管轄情況下的強制措施。對于指定下級檢察機關管轄的案件,上級檢察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后,下級院無需再重復采取強制措施,沿用上級院作出的強制措施即可。對于采取逮捕措施的情況,要完善換押手續。
(四)審查起訴的主要職責
分享到微信
微信“掃一掃”二維碼,即可分享鏈接
操作提示
對不起,您尚未登錄,不能進行此操作!
關聯法條X
香港赛马会广西会员料 黑龙江十一选五我买大小嘛 广西快乐双彩160期开奖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 福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网络赚钱真相 山西11选5今天预测号 微乐捉鸡麻将外挂试用 360彩票江苏老快3遗漏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